热心市民老褚

不好看的彩笔

随遇而安1

之前没事开的脑洞,历时一个学期写了4个部分。。。觉得还凑合那就存一存。。。【黑老大×小混混的不一样的演绎】【大概是这样】
————分一下————
周六上午,二中的校门口一如既往的拥挤,奔驰与五菱并列,山地车和破三轮共存,土豪和穷屌此时也难得的在一起聊着天,等待着自己孩子的归来。殷佩安就是这万千穷屌中的一个。他靠在校门不远处的一个香樟树下,和旁边一个卡宴车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想到小伙子你年纪轻轻的,孩子就上高中啦。多大了?”“她高二。”年轻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无奈和笑意。“哟,还有一年要熬咯,这年头上学还是蛮辛苦的。”“是的呢。”殷佩安低着头,略长的刘海遮住了清秀的脸,看不清表情。
没多久,学生们就陆陆续续地出来了,脸上都带着笑意,是啊,被关在学校里一周了,能再见到家人和外面的事物自然会心情舒畅。殷佩安的视线被几个少女吸引住了,清爽干净的年轻男声响起“小秋。”但她们似乎没察觉,依旧在畅聊着,“殷素秋。”少女们停了下来,一个穿着蓝色卫衣的女孩有些懊恼地瞪了他一眼“哥哥,我不是说过不要来接我了嘛!”
哥哥?卡宴车主细细打量起刚才和他聊天的年轻人。正值秋天,他穿了一件深绿色的格子衬衫,衬得皮肤更加白皙,袖扣解开,袖子挽了一半,露出线条优美的小臂,左手手臂上搭着一件宽松的浅灰色针织衫,下半身穿着淡色的牛仔裤,勾勒出修长好看的腿型。刘海有点长,微微遮住了点眼睛,清秀好看而稍微带着些稚气的脸,应该只有二十岁出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又添了几分书卷气息。又看了看殷素秋,与年轻男人有几分相似的脸,不过更为漂亮,眉毛可能比较像父亲,给好看的脸上添了几分英气,一副红框的眼镜既让人觉得这是个乖乖女,也让这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多了点俏皮。衣服虽然青春靓丽但并不花哨,一件蓝色的长款卫衣,领口露出里面牛仔色的衬衫,下面穿着一条简洁的黑色运动裤,黑亮的长发被利落地扎成一束马尾,整个人干净利落,又洋溢着青春气息,非常符合一个高中生的形象。这两个人比起父女,是更像兄妹一点。这个男人也的确太年轻了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女儿。“不好意思,刚才忘了说了,我是来接妹妹的。”道完歉,殷佩安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我这不是担心你么,要是你出事了,那就剩我一个了。”
是的,要是殷素秋出了什么事,那么殷佩安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如果他的父母没有因为车祸而亡的话,他现在也许还在魔都的外国语学院里过着无虑是校园生活。那年大一的第二学期才刚开始,而他也才20,父母开车过来看望他,但没想到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当他到达医院时,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只是对他摇了摇头。父母死后,殷佩安收到了一笔还算可观的保险费,做翻译的母亲和做数学老师的父亲虽然让家里过得挺不错,积蓄也并不少,但是这些钱对于当时失去了经济来源的他和妹妹来说根本不够。 殷佩安虽然成绩不错却没有好到可以拿奖学金。这笔钱无法支撑两个人同时上学,这笔钱撑不了几年。无奈之下,他只能退学。而现在他也可以常常陪伴在殷素秋身边。
殷佩安的话让少女脸上原本懊恼的表情变成了抱歉,殷素秋知道,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哥哥也不会退学。殷佩安看着妹妹脸上的歉意开口安慰“不过还好,现在我至少还有你,好了,走吧,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要吃什么?要不就出去吃吧?”美食的诱惑当前,少女很快就忘了刚才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之前脸上那些懊恼和抱歉似乎从没出现过,现在脸上只有带着兴奋的笑意。“我要去吃披萨,我最爱吃里面的芝士啦~”“好了好了,还吃,你就不怕胖死么?”
存一下留着当黑历史看(*/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