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老褚

不好看的彩笔

随遇而安3

“哥哥?哥哥!你在发什么呆呀?走啦!” 思绪又回到现实。殷佩安把殷素秋的手机递给她,接过她手中的拉杆箱,两个人悠哉悠哉的地向车站走去。
并排坐在车站的座位上,殷素秋开始细细地打量起哥哥,虽然只分开了一周却感觉好久不见了啊。藏在镜片后的眼睛带着些许疲惫,下眼睑处显出淡淡的青黑色,为了自己,这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实在太累。“我脸上有花吗,干嘛老盯着我看啊小秋?”殷素秋收回自己的视线,笑笑“还不是因为想你了,想好好看看你么?”“真受不了你这丫头啊。”殷佩安也忍不住笑了。这样温馨的时光难得啊。“哥哥你刚才在学校门口想什么哪?那么认真,难道有女朋友啦?有的话我一定要见见嫂子!”“笨蛋妹妹!你觉得你哥我现在这职业这地位会有人看得上么!还带了你这么一只小拖油瓶。”殷素秋闻言瞪了殷佩安一眼“嘁!哥你长得很好看好不好!比我们那逗比女的男神好多了!那帮所谓的男神和你一比不要太low!话说回来哥哥你刚才到底在想啥?”自家妹妹语速就像一把小机关枪一样,好看么?这是拿来形容男人的词么!殷佩安无奈“刚才想到了席言,果然是。。。太渣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哎”殷素秋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也收敛起来,为了自己,当时哥哥是多憋屈自己也不是不知道。“那么个渣渣不要在意啦,谁一辈子不会瞎一次眼呢?就算没人爱你,好歹还有我哪,哥哥!”“嗯,还有你呢。”

暖黄色的灯光照着桌上几块仍散发着诱人香气的披萨和兄妹两人温和的笑颜。餐厅里的音乐节奏明快,让人没办法不放松呢。“看吧,说了会吃不下的,你还不信,这下又要多拎一样东西了,哎。。。”殷佩安无奈地看着殷素秋拍着肚皮一脸满足,暗示自己已经吃撑,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考虑了一下自己胃里剩下的那点空间,殷佩安还是决定打包带走。大概这年头做学生的都不会太在意自己的身体,时间长了肠胃多多少少都有点不好。吃撑了反而会引起一些小麻烦。
就在殷佩安看着几块披萨发愁时,殷素秋依旧在观察着哥哥,“哥哥,你头发多久没剪了?有点长啊。”“是么?”殷佩安抬手梳理了下头发,“大概最近有点忙,也没在意吧。好像是挺久没剪了。”“算啦,这样也很好看啦!哥哥你也别找时间剪了,反正天冷了头发长点也无所谓,夏天嘛扎起来就好,还能省点钱是吧?”殷素秋对着对面那个年轻的男人调皮地笑笑。“得了吧,我又不玩艺术留什么头发,板寸和长毛都不适合我,嗯。”话说完,兄妹二人想象了一下板寸的样子,差点笑出声。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殷佩安赶紧找出手机,“喂,安哥,不好了!几个兄弟在砸场子的时候被人发现给扣了!店里的老板说要你过来一趟!安哥快来救救场吧!”殷佩安听了,心差点跳出来,这都啥事啊!“知道了,我马上过来,到了你把事情给我说清楚点!”殷佩安脸上带了点苦笑,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就算做事尽可能周全小心,在这种环境总会惹点事的。但没想到,一捅捅了这么大个蜂窝。

殷佩安所在的不过是个小帮派,但这被砸场子的可是苏氏的店。苏氏听着像一个大型企业,表面上的确是这样,但事实上这还是一个势力庞大的帮派。苏氏之前在黑道上也是南方的头把交椅,只不过后来在几代老大的努力下,洗白了不少。按道理来说像殷佩安所在的小帮派也没必要去惹苏氏,因为完全就是找死。但是小帮派也是要跟着大帮派混的。而大帮派之间即使表面和谐,暗地里也肯定会让小帮派去给对手添点乱。像殷佩安,就是小帮派里那个被派的去作死的倒霉鬼。殷佩安对自己的小弟也算是千叮咛万嘱咐了,只要想办法搞出点事情让别的客人觉得这店服务有问题就好了,不用真的砸。没想到自己这么唠叨还是捅了篓子。

殷佩安揉了揉脸,这感觉好比第一次被老师找去办公室谈话啊,而且估计还是要被劝退的那种。果然人生苦短,且行且珍惜啊。殷佩安在心里吐槽着,殷素秋看着哥哥接完电话一脸如临大敌,觉得大概出了什么事,“哥,你那边是不是出事了?要是急得话就快过去吧,我一人回家也没问题的。”看着妹妹,殷佩安把结账的钱给了她,“赶紧回去吧,估计这周末不能陪你了,抱歉啊小秋。”“有什么,赶紧去!”殷素秋瞪了殷佩安一眼,“其它都是小事,哥哥你只要能平安回来就好。一定要回来啊!”“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