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老褚

不好看的彩笔

随遇而安4

咳。。。不咋看这种文也没去过这种场所。。。凑合一下。。。
————分一下————
殷佩安下了出租车,站在了苏氏在这里开的会所前面。年轻的男人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
两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孩把门拉开,让这个年轻的男人进来。“先生,请问有预定么?”其中一个女孩带着礼貌性的微笑。“没有,是你们老板叫我来找他的。”秋夜的已经让人能感到凉意,而此时的殷佩安背后却在出汗,他一边回答着女孩的问题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应付这件事。也不清楚这老板知不知道几个砸场子的是什么身份。他决定先编个身份试探一下再说。“先生是苏老板要找的人?”那个女孩脸上的表情不变,“请稍等,我去问一下。”说完,便转身上了楼,只留下一串高跟鞋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的清脆声响。
没多久,那个女孩便回来了。“先生,请跟我来。”殷佩安跟在她后面,低着头,视线始终在地面的瓷砖上,而心里开始想象这苏氏会所老板的样子,是一个精明的中年商人呢?还是一个狠辣的苏氏内部成员?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门口,女孩甜美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苏子随先生,他到了。”苏子随!殷佩安下意识地猛抬起了头,带着惊愕。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相出色的男人。穿着一身线条流畅的灰色西装,左手拎着一支香槟,淡金色的液体在高脚杯中光晕流转。男人听见女孩的声音,转过头来,看见了一张带着惊愕的脸,本来就带着笑意的男人,笑意更深。而殷佩安觉得心都要停止跳动了。那是苏子随,真的是苏子随!都进了这个圈子了,能不知道苏氏现任的老大苏子随么!这已经不是被老师找的去谈话了好么!压根就是校长要劝退自己啊!有必要让我一个新人一上来就和这种大人物见面吗!殷佩安在心里咆哮着,但脸上却飞快地换上了温顺礼貌的笑脸,“非常抱歉,我的弟弟们给苏先生惹了麻烦,我愿意赔偿他们带来的损失。”殷佩安虽然已经不是一个学生,但是身上却依旧带着乖学生的气息,这么一张温顺的脸,让人都不忍心过分指责他。
苏子随看着这个稚气未脱的男人由惊愕再到温顺的转变,脸上笑意依旧“殷先生对自己的手下真好,他们在殷先生眼里都是自己的弟弟么?那么做哥哥就不对咯,让弟弟来砸场子,实在是太不像样了。”很显然苏子随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连这么个小混混名字都知道了,也不介意再多知道一点。此时的殷佩安都不知道应该拿表情来面对,低头赶紧整理了一下心情“苏先生,这次的确是我的失误,是我一时糊涂,但是希望苏先生不要追究我所在的帮派的责任,有什么我来承担可以么?”殷佩安说这话时觉得自己简直蠢得没话讲了,但是他也只能寄希望于此。这事要是闹大了,估计真不能平安的回家了。
眼前那张脸要说多年轻,也说不上,毕竟现在十五六就成了混混的也不是没有。但是这张脸却意外的乖巧温顺,怎么看都是个好学生。苏子随没有急着回答殷佩安的话,而是细细打量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小混混。这个好学生样的新人有这清秀柔和的五官,如果说苏子随是一种外放张扬的好看,那么他应该就是一种内敛柔和的好看。他看自己的眼神,此时估计是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吧?苏子随突然想逗逗这个新人。
他走了两步,靠近了殷佩安,伸手握住他的下巴,迫使他与自己对视,“你来承担?你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么就说你来承担?”苏子随的瞳色比较浅,说是黑色还是茶色更加贴切。而此时这片茶色中正翻滚着危险的波涛。
殷佩安就这么被迫的盯着苏子随漂亮的眼睛,但他这个时候可没有心情去欣赏什么漂亮的眼睛,他现在只想赶紧离这个危险的家伙远一点。可惜似乎想简单地拉开距离是不可能的,于是殷佩安也收回了之前在躲闪的目光,“无论什么代价,我都承担着,只希望随少能不要追究别人的责任。”
苏子随听了这话,放开了殷佩安。说实话他真没想到殷佩安会这么说,他觉得自己已经对殷佩安说的很清楚了,难道殷佩安是读书读傻了吗?“既然你都这么坚定了,那么我也就不找别人了。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那么我就说说你说要付出的代价如何?”
苏子随又恢复到之前那种嘴角带笑的模样。而殷佩安在心里安慰自己,实在不行被剁掉两根手指啥的也行,这下也用不着用什么学都学了这么多年,不练练可惜的理由逼自己去练琴了,也算少点事要干。就算一个劲地安慰着自己,殷佩安的心里还是充满了恐惧。如果父母没有因车祸而去世的话那就好了,自己也不会到这种地步。可惜,没有如果。。。仔细算算,殷佩安其实也就23而已,不过一个大学生,却已经被迫去感受了现实的残酷。但是就算心里再害怕,殷佩安也竭力让自己的表情不要那么紧张,无论如何总得有点骨气,别被人看低了。
苏子随又开始打量起殷佩安,那种竭力克制恐惧的表情让他想再吓一吓这个非典型的小混混。抓起殷佩安的手,“啧啧,你这手挺好看的啊,要不剁了给我玩玩呗?”放下那双意外的保养的不错的手,“不对,就两根手指分量太轻啊。我还是要个胳膊要条腿吧,你说咋样?”殷佩安脸都白了,这时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当初怎么就选了这条不归路呢?讨饭都比废人好啊。废了难不成还要殷素秋退学来养自己么?
就在殷佩安内心无限悔意时,苏子随看看吓得差不多,决定收个尾。“算啦,腿啊手啊没了还不如死了算了,还节约点资源。看在你也叫我一声随少的份上,我就大方点把你的小命一起收走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