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老褚

不好看的彩笔

量身定制 01

·歌手x音乐制作人
·ooc都算我的,不对可以和我讲,我超爱看评论区
·第一次写真人cp的同人文有很紧张,但是很希望大家会和我一样喜欢这种音乐鬼才和特立独行制作人惺惺相惜的设定。应该会是互攻吧。


“农农再不出作品,外面就真的会讲你江郎才尽了诶!你不要拿你的歌手生涯开玩笑啦好不好?我给你带了新的demo来,你一会再挑一下噢。”
下雨前的阴天总是厚重得想要人喘不过气,让公寓里的两个人染了阴郁的气息。
作为经纪人的尤长靖捏着手里的移动硬盘,他看着脚边已经摆了几个啤酒瓶的陈立农,手心有些不受控制地出汗,他已经快顶不住公司那边给下的压力了。这个硬盘里装了来自世界各地将近上万首的demo,本以为至少能看中几首,但是陈立农连一支曲子也没有选择。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陈立农已经出道成名成了新一代实力派偶像歌手,偏偏要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不出任何一支作品而是选择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公寓里避世。这样突然销声匿迹的情况已经被那些敏锐的娱乐嗅觉捕捉,网络上也开始放出陈立农江郎才尽的猜测。
难道真的江郎才尽了吗?就算是作为经纪人的尤长靖,也很难排除这份怀疑。
“感觉都不大满意啦。抱歉厚,但是今天先这样吧,东西放桌上就好,我明天再听啦。蛮晚了,你要不要先回去?”
陈立农略带歉意地笑了下,对着尤长靖晃了晃手机屏幕示意他时间不早。
“那我过几天再来找你这样子,最近的行程我已经都帮你推了。陈立农你好好调整状态听见没有,不要再喝酒了嗓子不要了喔!”
陈立农一副乖巧模样听着尤长靖的碎碎念,把装满啤酒的酒杯推远了一些,乖乖接受了尤长靖送来的几记眼刀,笑着目送他离开自己的公寓,甚至在关门的一瞬间冲尤长靖挥了挥手。
房间终于如他所愿地回归了安静。陈立农闭上眼倒回沙发里,回忆着那些在自己脑海里闪现徘徊的音符。这些demo有很烦诶,他有些任性地想着。
对于他来讲,这些曲子都不对,它们都缺了一些东西,打动不了他的心,也无法勾起他演唱它们的欲望。
陈立农有些烦躁地睁开眼,想要起身却无意撞到了茶几。玻璃杯摔到地上,在瓷砖上伴随清脆声响完全爆裂开来,混着泡沫的啤酒流了一地沾湿了地毯。不知道为什么,熟悉的平淡音节却浮现在了脑海里。
他没有理会地上的玻璃碎片,酒精驱使陈立农走到了钢琴前坐下。几乎不需要思考,手指就自觉按下了他想要的琴键,脑海中的音节变为现实流入耳朵。似曾相识的场景,让记忆在半醉半醒中逐渐清晰。
五年前,那是他刚刚出道准备出自己的专辑的时候,一如现在,他听了上万首demo,他几乎已经厌倦了被按着挑选的感觉。没有一首会让他满意。不如干脆随意吧,反正听完就解脱了,今天规定分额的最后一首。17岁的陈立农兀自这样想着,按下了播放下一首的按钮。
平淡,毫不意外的平淡音节让陈立农微微叹息了一声,不抱希望但还是失望。几秒钟后,他的眼睛不可抑制地睁大了,可以看见他眼睛发亮,一种被称为惊艳的光亮。
陈立农下意识想要去拿自己的手机,不小心碰倒了茶杯,玻璃破碎的声音让他在复又变得平淡如水的尾音中突然清醒过来。明明是平淡的开始,怎么会有这样感情强烈到要在耳边炸裂的转折呢?陈立农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他一把摘下耳麦拨通了尤长靖的电话。
“我要见《Evan》的作者,我一定要见他!”
陈立农一直以为,像这样幕后的词曲作者大多是其貌不扬的,然后尤长靖带来的曲作者才让他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面前的人居然漂染了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扣了顶贝雷帽,宽大衬衫的下摆一半扎进浅色牛仔裤,一半就随意地散在腰际。看上去瘦的会被一阵风带走。他的脸可真好看,为什么不出道喔?会有很多人喜欢吧。陈立农看着对面的脸出神。
陈立农日思夜想了一周,虽从未交流过,他却早已把这个不知姓名不知面貌的人认作为自己的知己。17岁的少年盯着面前那双眼睛,忍不住喉结滚动。
“农农,这就是《Evan》的作者,林彦俊,林制作。”
“你好,我是林彦俊。”
年轻的制作人靠着椅子抬眼默不作声地打量着这个求着要见他的小歌手。笑的灿烂,还有点傻气。搞什么喔,尤长靖认真的吗,这种人能欣赏我的曲子?
林彦俊本身是在国外做一些小众音乐的制作人,虽然业内算有点名气,但是要说国内的歌手能认识他的也真没几个。写词作曲也不过是林彦俊闲暇时候的爱好,虽说不想自己的作品被人演唱发行是不可能的,但是林彦俊觉得没人唱的了。如果不能做到极致,他宁愿写的曲子永远被埋没。某种角度来讲,陈立农和他很有缘分,这只曲子能被听见,只是因为林彦俊受不了认识多年的老朋友的死缠烂打不得不拿了一首给尤长靖。
反正小孩能听得懂什么,林彦俊当时的满心不屑让他现在脸有很痛。
“我叫陈立农,他们都叫我农农。彦俊老师,我想要唱你的《Evan》,你信我喔,我可以唱好的,而且这个华语乐坛,一定只有我可以唱好它。”
陈立农难得没有露出笑容,严肃的表情让林彦俊一愣。靠北…农农这是什么肉麻的叫法?这小孩怎么回事喔,正经起来好像有蛮可靠的嘛。林彦俊蹙了眉,对上陈立农真挚的目光。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可以唱给你听喔,彦俊老师。”
“想唱歌给我听的歌手有挺多,歌王歌后也不是没有。”
“老师,我……”
“没兴趣。对不起,我行程还蛮满这样子,先走了。”打断了他的话,林彦俊装作没看见对面的小孩毫不掩饰的失落,径直拿了放在背后的手包离开了办公室。尤长靖被陈立农刚刚放的狠话气得在陈立农身上拍打了几下,又急忙冲出门去追林彦俊。
我是被彦俊老师讨厌了喔?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了厚?还没成年的歌手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然而身上的失落让送走林彦俊的尤长靖看了都没忍心多讲他几句。
“长靖,让今天那个小孩把《Evan》录一段,邮件发我。”
早上尤长靖睡眼朦胧中打开了手机,看见应该已经落地多伦多的林彦俊在凌晨三点多发来了一封邮件。嘴上讲没兴趣,发你的选秀决赛剪辑不照样看了喔。
两个月后,陈立农的首张个人专辑《My Own》空降乐坛席卷了各大平台,专辑的制作人也第一次进入了国内听众的眼中。整张专辑的词曲全由制作人创作,而专辑本身也是他亲自录制。陈立农和林彦俊这两个名字,就像春天第一场雨落下前的那声炸雷,掀起了一波新的狂潮。
陈立农从名为记忆的梦里醒来,浑浑噩噩之中他睡在了沙发上,脖子痛到感觉要断掉。心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他知道这些demo缺乏什么东西了。这些曲子就像不合身的衣服,怎么能穿呢?只有林彦俊,只有他的才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哪怕是以前写的曲子,也好像就是为了等待自己的出现一样。
可是那又能怎样?他空有林彦俊的联系方式,却不能让林彦俊再为自己提笔。因为他们,已经分手了啊。

评论(7)

热度(57)